神秘男子自称中本聪,沉寂8年再度与英媒取得联系!

格林尼治时间9月11号,英国某知名媒体收到了一位自称是中本聪本尊的神秘邮件,邮件内容提出愿意给出一次不超过2小时的沟通机会,前提是必须按照他提供的方式。在邮件末尾,此人附上了一个神秘的网络地址。通过复杂的操作指示后,媒体发现该地址所有接受内容都被进行

格林尼治时间9月11号,英国某知名媒体收到了一位自称是中本聪本尊的神秘邮件,邮件内容提出愿意给出一次不超过2小时的沟通机会,前提是必须按照他提供的方式。

在邮件末尾,此人附上了一个神秘的网络地址。

通过复杂的操作指示后,媒体发现该地址所有接受内容都被进行了技术加密,无法分辨这些信息源自哪个真实的服务终端。

由于采访内容过于机密,该英国媒体只透露了本次沟通的部分信息。

以下是沟通内容:

Q:很激动能在有生之年接触到本尊,但是什么原因让您选择再度露面?

Satoshi Nakamoto:抱歉,这个理由我暂时不方便透露。但请相信,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选择发声。只是事到如今,我是觉得有必要说点话了。

Q:请问“ 中本聪 ”是你的真名吗?

Satoshi Nakamoto:不是,但我也不会和你说我的真名是什么,请不要再问关于我私人信息的问题。

Q:抱歉!请问在比特币最初的两年,您还在社区活跃,后来为什么选择了遁隐呢?

Satoshi Nakamoto:一个真正的去中心化电子现金,很大一部分风险来自创始人的声音,遭世人非议再所难免,我不希望因为我个人的言论遭难了去中心化的宗旨。Been、Flooz、E-cash、B-money,这些加密货币的覆灭就是因为这些中心化的组织。

哪怕做到真正去中心化, 比特币 最初几年的发展你也看到了。

所以从一开始,我就已经有遁隐的想法,只是一直在等待契机。期初的 比特币 过于弱小,不能一下子就丢给社区置之不理,我需要作为引路人扶它上马,送它一程。

在陪伴 比特币 最初的09年~11年这两年,我也只是把精力投入到围绕 比特币 的分布式技术和加密问题的讨论上,让它能被更多极客认可,而非进行任何营销推广的尝试,博取一些资本的眼球。

在2011年2月,当 比特币 价格和美元正式等价,同年与英镑,巴西币,波兰币各大兑换平台陆续上线后。我认为时机相对成熟,便关闭了电子邮件选择隐退。

Q:请问消失的这9年,大部分时间都在忙于什么?

Satoshi Nakamoto:我一直都在关注 比特币 的发展,包括行情走势,政策消息,我甚至还暗访了全球最大的几个 比特币 矿场,包括中国的四川,内蒙古等。

不过大部分时间,我还是热衷于研究密码学的事情,因为我预计 比特币 很快会有一场由技术问题引发的强烈动荡,这个影响将非常重大。

Q:现在去看待 比特币 ,你觉得它的发展符合预期吗?

Satoshi Nakamoto: 比特币 本身是一种电子现金,很容易诱发炒作风潮,涨了几千万倍确实超乎我的想象,目前还保持在6300多美金。

所以我从来都不担心它走得太慢,反倒是担心它走得太快,过于锋芒毕露。 比特币 只有随着共识的缓缓沉淀,全球各国政策的斡旋磨合,它才能健康成长。

短时间内建立的共识是没有深度的,反而非常致命。

Q:从2009年至今,你认为 比特币 有哪些危机时刻?

Satoshi Nakamoto: 比特币 的危机时刻,很容易发生在它最初的几年,这也是我为什么没有马上隐退的原因。

我认为第一次危机的时刻,是“维基解密”事件。当时 比特币 十分弱小,如果在共识还不够稳固的情况下遭遇全球性的权威曝光,这可能直接会让 比特币 一蹶不振。

//事件补充:2010年12月5日,在维基解密泄露美国外交电报事件期间, 比特币 社区呼吁维基解密接受 比特币 捐款以打破金融封锁。 中本聪 表示坚决反对,认为 比特币 还在摇篮中,禁不起冲突和争议。//

所以,我特别在p2p foundation强调了“这个阶段会毁了我们”,因为它需要世界花时间去认可。

总之,对于维基解密开放 比特币 支付的事件,我是坚决反对的,当时可以说是 比特币 千钧一发的时刻。现在共识的力量足够强大,相对来说已无需过多忌惮。

另一次,就是 比特币 因为扩容问题。坦白说,扩容问题已不再是“把 比特币 做得更好”那么简单,这背后是 比特币 信仰与多方利益的角逐,这些角色包括开发者,矿工,交易所等。稍有不慎, 比特币 就会走向覆灭之路。

在这里,我并非想对这些分叉方案评头论足,毕竟我不想主导 比特币 的未来。 比特币 是世界的,全网算力自然会决定它前进的方向。

但可以肯定的是,由17年纽约共识达成的“隔离见证+2m”只是缓兵之计。预计在2019~2020年, 比特币 势必还会有一场声势浩大的扩容战役。

Q:有人说, 比特币 是美帝主义黑暗势力的暗网阴谋?

Satoshi Nakamoto:这个理解是纯粹狭隘的阴谋论,但不可否认的是它确实被这部分群体利用过。当时开发 比特币 有且仅有一个目的:

无需信用背书的去中心化电子现金。

对于分布式技术在其他领域的运用,我甚至都没有考虑过。目前,我仍旧不认为 区块链 技术在其他领域中会诞生成熟的应用。

Q:怎么样看待去年来自中国的“94危机”呢?

Satoshi Nakamoto:我不止一次强调过, 比特币 是一个去中心化点对点电子现金,它是世界的而不是中国的。只有联合全球性的力量才能毁灭 比特币 ,不然它就是永生的存在。

Q:新闻周刊曾做过一次关于“ 中本聪 ”的深度报道,后来引起了全世界 加密货币 群体的轰动。那一次,为什么你会突然选择发声呢?

Satoshi Nakamoto:承受 中本聪 头衔的压力其实不小,其中包括潜在的生命危险,我不希望有无辜的密码学家背负这些风险。所以,我当时被迫登陆了已经沉寂了5年的p2p fundation账号,亲自进行澄清。

Q:请问如何看待 比特币 因扩容问题带来的矛盾呢?

Satoshi Nakamoto:我曾在公开场合说过:我十分确信,20年内,要么有很大的 比特币 交易量,要么一点也没有。

在设计 比特币 之初,我需要为它做好至少20年的打算,避免因为它无法适应科技水平的进步而被淘汰,这是我不愿看到的,所以设计理念一定要具备前瞻性,才能降低这种风险。

我在2007年就已经开始设计 比特币 ,2008年8月注册了bitcoin域名,直到2009年才正式发起项目,期间 比特币 白皮书反复改了不下20次。

在当时, 比特币 在我眼里还是相当完美的,包括加密算法都是基于当时最科学的密码学体系。其中我特别运用了Koblitz曲线算法,而非NSA支持的椭圆曲线算法。因为这个算法背后有一个天大的后门,后来被美国中情局雇员斯诺登曝光了。

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 比特币 的扩容问题难以跟上科技发展的节奏,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当时 比特币 的算力只有几百兆,如果 区块 做得太大,以当时CPU挖矿的能力,每笔交易确认可能需要10几分钟,这可能导致BTC还未活跃就已胎死腹中。

综合考虑下,选择限定1M 区块 大小是那个时代技术水平能支撑的最优解。我也料想到了未来 比特币 不可避免的分叉矛盾。

只是如今 比特币 全网算力已经高达50TH/s,距离最初涨幅高达300多亿倍,确实让我颇感意外。

Q:现在延伸出了很多共识机制,你是如何看待的?

Satoshi Nakamoto:从电子现金本身来看,pow永远是最好的共识机制,把出块量和时间戳锁死,再由 挖矿 成本作为依托,容易形成关于 比特币 产业链的健康生态,让整个 加密货币 体系更加健全。

所谓的节点是容易作恶的,超级节点面临的风险无法把控,最后很容易会成为有钱人的游戏。

以太坊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开始出现通货膨胀,很多 以太坊 被提早10年挖出,这个问题是Vitalik Buterin当时欠考虑的地方,如果不加应对以后只会更加危险。

Q:关于 比特币 未来的发展,你心中有大致预想吗?

Satoshi Nakamoto: 比特币 的发展史,是人类对去中心化货币共识渗透、传递与接力的过程,也是人类对货币意识形态扭转过渡的过程。与其说,这是全人类的货币抗争,更不如说是对货币信仰的重塑,通过重塑货币共识来实现人类个体的觉醒。

当时正是英国的财政大臣被迫考虑第二次出手纾解银行危机的时刻,这句话是泰晤士报当天的头版标题。

世界的货币标准应该由任何阶级的人制定并认可,而不是局限于国籍,地域和种族,甚至是命运。

虽然, 比特币 最后不可避免会沦为各国巨鲸之间的博弈工具,但任何人只要坚定持有 比特币 ,它迟早会让你实现获益。

但记住,获益并不是 比特币 最终的目的,建立去中心化的货币信仰才是。

Q:抛掉 加密货币 本身概念,能否用一句话形容 比特币 的存在?

Satoshi Nakamoto:它就是一艘漂泊的幽灵之船,虽然无人驾驶,但却代表了绝大多数水手的意志。

综合来源: 西柚财经等,并经NOW168财经网编辑适当修订。

声明:本文来自以太坊网平台用户投稿,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以太坊网-www.1585.com.cn】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若转载请标注文章来源:【当前页面链接】

区块链相关

区块链媒体相关

区块链技术相关

挖矿相关

比特币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