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鑫卸任暴风法人代表,做电视一年亏9亿,转型区块链被叫停

暴风集团已经走到了风暴眼。暴风集团已于2月21日发生法人代表变更,由冯鑫变更为姜自权,冯鑫依然担任董事长一职。

暴风集团已经走到了风暴眼。

2月22日,工商信息资料显示,暴风集团已于2月21日发生法人代表变更,由冯鑫变更为姜自权,冯鑫依然担任董事长一职。

与此同时,2月21日,暴风集团回复了此前深交所下发的问询函,披露了电视业务在2018年亏损幅度扩大,此前带动暴风集团股价飞涨的VR业务陷入资不抵债局面。

对于暴风集团来说,整个2018年是灰色的。新年伊始,监管叫停了其视为救命稻草的播酷云,随后巨额亏损、高管离职、体育项目破产、VR项目停摆、互联网电视业务深陷泥潭,留给暴风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押宝电视,越卖越亏

1月30日,暴风集团对外公布2018年业绩预期,不出所料,巨额的亏损压在这家昔日创新先锋身上。

报告预期,暴风集团2018年亏损约9.25亿元。主要原因是传统业务暴风影音营收下降,影响本期亏损1.7亿元;其他亏损为公司根据经营情况对主要资产的可收回金额预估进计提了相应资产减值损失。公司控制子公司深圳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的互联网电视业务处于业务快速拓展期,成本费用增加。

暴风集团表示,暴风智能面临的主要问题是融资渠道受限,导致业务发展受到制约。目前暴风智能正在筹划增资扩股事项,拟引进新的投资人,为业务发展提供更大的资金支持。

但据证券时报报道,2018年7月曾有投资人拟以5亿元人民币对暴风集团子公司暴风统帅进行增资,冯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投资人来自互联网公司,但直到现在这笔款项尚未入账。

押宝智能电视被视作暴风转衰落的分水岭。2018年1月,暴风集团提出“all in TV”,冯鑫曾表示公司未来3年都要做电视,还亲自担任了电视业务部分暴风统帅的首席产品官。

暴风TV的战略目标也是冯鑫亲自提出的,2018年一年要完成200万台的销量,“100万台是入场券,200万台别人会给一把椅子,600万台的时候就是把酒问英雄的两三人之一了。TV现在是要在今年获得一把椅子的权利,明年获得分筹码的权利。”

但根据全国家用电器工业信息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彩电市场零售量达到4705万台,零售额达到1433亿元,分别同比下跌1.1%和9.5%。

财报数据可以看出一些端倪。数据显示,目前暴风集团的营收业绩主要仍来自广告收入,在2015-2017年间, 暴风的广告收入在2015年到2017年这三年的营收贡献分别为70.86%、35.15%、22.35%,逐年下降的广告收入影响了公司整体业绩。

2018年中报显示,广告收入仅占暴风总营收的10.86%,硬件收入为6.42亿,同比上涨20.08%,营收贡献为81%,但毛利率却为-15.25%,同比下降7.7%。

在2月21日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中,暴风表示,2018年全年暴风电视销量仅为70万台,距200万台的预期目标仍有较大距离,而根据暴风集团对暴风电视运营主体暴风智能的持股比例计算,每卖出一台电视,暴风集团亏损约1000元。

狂追风口

互联网电视只是暴风集团追过的一个风口之一。体育直播,VR,甚至区块链,近年大热的风口暴风集团都没有迟到,只不过都不幸成了其中的输家。

2016年5月,暴风集团参股的上海浸鑫曾收购体育媒体版权公司MP&Silva,此项业务成为暴风体育的基础,但由于暴风体育自身造血能力有限,暴风集团在体育版权项目上的扩张失败,2018年5月,暴风体育出现员工离职潮, 7月份,暴风体育CEO在集团内部发文称,暴风体育进入冰封期”。

另一个让暴风集团损失惨重的项目是VR项目暴风魔镜。2015年3月,暴风科技登陆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开盘价为9.43元。得益于这股VR概念的热炒,在随后28天里,暴风科技股价持续“暴走”,在2015年揽了55个涨停板。

受这波热度的影响,暴风魔镜员工一度超过500人,20多个项目组,覆盖了VR产业的各个领域,最高估值达到14.3亿元。

苦于暴风魔镜成长期亏损会拖累公司业绩,减持到20%以下不计入公司亏损。冯鑫曾对媒体说,减持暴风魔镜也很痛苦,“最值得投资的是暴风魔镜,如果暴风科技不是上市公司,肯定不会稀释暴风魔镜”。在给深交所的回函中,暴风集团表示,暴风魔镜项目目前经营困难,资不抵债。

12月8日,暴风集团在其官方微信中发表《暴风区块链第一战,送10个播控云抢购码!》,文章称,“暴风播控云”是暴风集团孵化的新业务模块暴风新影公司推出的家庭私人影院智能终端,基于暴风影音的P2P网络和区块链技术架构,为用户提供影音体验的同时还能赚取BFC积分。BFC积分可以兑换暴风的系列产品和服务。

文章称,所有BFC积分都是完全基于区块链技术进行记账的,奖励积分会每天定时自动转入每台终端所绑定的BFC积分区块链的钱包中。并称“可能是最值得入手的区块链‘挖矿机’”。

播酷云以4999元的价格在暴风商城正式发售,38万预约用户涌入后,首批2000台5分钟内即售空。此后,暴风集团股价连续两个交易日涨停。

但这波热度仅仅撑了一个月,就被监管叫停。

2018年1月12日晚,中国互金协会发布《关于防范变相ICO活动的风险提示》,称以此前央行牵头发布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为依据,代币发行融资(ICO)行为涉嫌非法集资、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发售代币票券等违法犯罪活动,任何组织和个人应立即停止从事ICO。

互金协会在风险提示中称,“10月以来,以IMO模式发行的“虚拟数字资产”,包括链克、流量币、BFC积分等。以迅雷“链克”为例,发行企业实际上是用“链克”代替了对参与者所贡献服务的法币付款义务,本质上是一种融资行为,是变相ICO。”

声明:本文来自以太坊网平台用户投稿,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以太坊网-www.1585.com.cn】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若转载请标注文章来源:【当前页面链接】

区块链相关

区块链媒体相关

区块链技术相关

挖矿相关

比特币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