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研报 | EOS生态研究报告(2019.01)

EOS生态现存问题与解决方案。

文 | Odaily星球日报研究院资深分析师 李雪婷  郝方舟

图  | 孔繁星

编者按:EOS从诞生之日起,就背负着人们对“ 区块链 3.0”的期望。2018年上半年,保持着ICO融资额之最(超40亿美元)的 EOS 在经历了疯狂的超级节点竞选、“史诗级”漏洞曝光、“中心化宪法”受质疑和多次进度推迟之后,终于在6月15日正式上线激活主网。

EOS 主网上线半年多,“ 区块 链 3.0”到来了吗?

在团队不断的技术完善和更新迭代下, EOS 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比特币以太坊应用性能低以及手续费高的问题,在生态建设上推动了 区块 链 技术大规模商业化应用。同时:

EOS 主网上线半年,市值达到2,326,269,031美元,在所有通用平台排名中位列第二( 以太坊 第一)。

总交易额超过1255902.441万 EOS ,总交易笔数达到8亿,得益于交易效率上的优势, EOS 在总交易额和总交易笔数上均已超越 以太坊 ,月平均交易额接近为Google Play的1/4。

竞猜类游戏反哺 EOS 生态,促进 EOS DApp多个领域的繁荣,生态有238个DApp上线,涵盖各类服务如支付、资讯、知识分享、CPU资源供给和租赁、DApp安全、资产跨链、交易所等。DApp平均日活跃用户已超过3.8万人次。

EOS TPS已突破5000次/秒,在DPOS共识机制下出块速度提升至0.5s,通过链间通信的扩展,以及RAM、CPU、NET资源的释放调节,具备了实现更高吞吐量和可扩展性的潜能。

客观来看,在 以太坊 (智能合约时代开创者)基础上改进的 EOS 确将 区块 链 带入了“2.5时代”,或许也是目前落地的操作系统中最接近“ 区块 链 3.0”形态的一个。技术之外,屡被质疑为“空气”的 EOS 也通过节点竞选完成了一场伟大的“社会实验”(及资本实验)。但放眼技术发展史,如果将 区块 链 视为互联网技术的分支,用十年时间从1.0版本跨到2.5版本,只是“技术的一小步”。 区块 链 技术走向商业级应用落地仍然任重道远。 EOS 面临的问题包括:

基于DPOS共识机制的 EOS 虽然解决了“不可能三角”中效率低下的问题,但因存在超级节点竞选机制,公平性一直饱受质疑。

节点存在运营压力,前21个超级节点尚处于盈利状态,前50个节点基本收支平衡,但从第50个节点开始,收益呈现阶梯下降趋势,出现入不敷出的情况。

ECAF( EOS Core Arbitration Forum)与BP(Block Producer)的权利分配方式保持现状可能是现阶段唯一正确的选择。

RAM的机制缺陷以及CPU资源消耗爆表问题。

生态结构单一,竞猜类DApp一枝独秀。

DApp的安全问题紧迫,集中围绕 EOS .WIN、 EOS Bet、 EOS Dice等头部项目,攻击手法主要是随机数破解、智能合约漏洞,使用可控的随机数种子等。

完整的PDF版报告可点击这里下载。

目录

一、 EOS 数据概览

二、 EOS 投票机制

三、 EOS RAM的负反馈机制

四、 EOS CPU租赁机制

五、 EOS 生态结构

六、竞猜类DApp安全形势

七、总结

八、参考文献

九、致谢

 

一、 EOS 数据概览

1. 搜索热度分析

2018年以来, EOS 的百度搜索热度趋势主要分为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2018年1月~2018年6月,受6月15日主网上线前投票的影响, EOS 价格不断上涨带动了 EOS 热度, EOS 热度在4月份达到峰值。

第二阶段:2018年7月~2018年9月, EOS 热度开始缓慢下降,回归平稳。

第三阶段:2018年10月~2018年11月,从10月开始,受主流币普遍大跌的影响, EOS 热度也一度向下。

第四阶段:2018年12月频发安全漏洞问题, EOS 热度小幅上涨,日均搜索数为4447次,同比上升96%,环比上升27%,但整体来看,仍维持在相对稳定的水平。

ETH和TRON相比, EOS 的百度全年日均搜索数为5396,远高于 ETH 的2684和TRON的468。 

2.市值与价格分析

 根据Coinmarketcap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 ETH 、Stellar、 EOS 、TRON、Cardano、NEM、NEO、Etherrum Classic等8个通用开发平台类项目市值情况如上图所示,其中 EOS 总市值为23.26亿美元,排名第二位。排名第一位和第三位的分别是 ETH 和Stellar。 

 根据coinmarketcap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 EOS 的收盘价格为2.57美元,总市值为23.26亿美元,同比下降53.9%,在加密货币总市值中的占比为1.89%,而在2018年4月29日, EOS 市值达到全年高位177.70亿美元。反观 ETH ,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其价格为133.37美元,总市值为138.86亿美元,在 加密货币 总市值中的占比为11.3%(近6倍于 EOS )。

Odaily星球日报研究院认为, EOS 的市值和价格起伏有多方面原因:一是各国对数字货币政策态度仍不明朗,主流币种全年持续下跌,压缩了数字资产市场规模。二是由于 区块 链 技术还处于发展早期,支撑数字 加密货币 使用的应用场景受限。三是 EOS 社区自治问题,比如频发的DApp安全漏洞。

3.交易数据分析

从交易总额和日均交易额的数据来看, EOS 具有一定的优势,这似乎是 EOS 在交易效率上的优势所带来的。 以太坊 从2018年6月15日到12月31日的交易总额为44009万 ETH ,日均交易额为220万 EOS 。对比 以太坊 , EOS 从2018年6月15日到12月31日的交易总额为1255902万 EOS ,日均交易额为6280万 EOS 。从图4所示, EOS 的交易额从2018年11月份开始波动上扬,并在12月19日创下单日最高交易额565778万个 EOS 的记录,合计141445万美元。

从交易笔数来看, EOS 交易笔数在6月到9月经历了一段上升期后开始下降,到10月又开始上升。总交易笔数为85071万笔,日均交易笔数为425万笔。交易笔数从10月开始爆发的原因是Betdice等竞猜类DApp涌现,带动了市场用户量。

4.用户数据分析

活跃账户

根据 EOS 浏览器eosflare.io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0日, EOS 共有63万个账户。值得注意的是,据 区块 链 安全公司PeckShield统计,在 EOS 近50万用户中,有近12万个账号为群控账号,占比39%;20多万个账号为沉默账号,占比23%;这就意味真正的活跃用户只占37%。

造成大批假量账号存在的原因,PeckShield安全人员分析认为:1)大量活跃DApp尝试以此方式冲击榜单排名,进而吸引更大的流量;2)DApp游戏机制存在抽奖奖励,吸引了大量薅羊毛的群控账号;3)近几个月, EOS DApp生态迎来大爆发,假量账号为行业初期发展或同行竞争下的常态现象;虽然在37%的真实账号中,账号活跃度近20%,但远远超过了其他公链。

活跃用户和新增用户 

日活跃用户和新增用户数量是反映一个通用平台活跃程度、用户吸引力和运营能力的重要依据。根据Spiderstore 数据显示, EOS 平台从6月15日到12月31日的日平均活跃用户数量为3.4954万人,日平均新增用户数量为2320人。活跃用户的数量在12月28日达到峰值13.1879万人。

而 以太坊 从6月15日到12月31日的日平均活跃用户数量为17.9579万人,日平均新增用户数量为5.0493万人。从活跃用户和新增用户的数据来看, EOS 距离 以太坊 还是有一定差距,这是因为 以太坊 平台DApp数量的巨大优势使得 以太坊 在活跃用户数量上仍然保有较大的优势。

5. DApp活跃用户

区块 链 技术由概念到应用落地,DApp的发展是检验一条公链是否得到用户认可,是否有发展前景的重要判断标准。根据Spiderstore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月1日, EOS 和 ETH 上的DApp总量分别是228个和1324个,但DApp的最高日活 EOS 达8296, ETH 仅有1893。日活过千的DApp, EOS 上有12个, ETH 仅有2个。Odaily星球日报研究院认为,虽然 以太坊 DApp数量基数大,但 EOS 平台上的DApp呈现出少而精的特点。

二、 EOS 投票机制

比特币 和早期 以太坊 选择了POW共识机制,需要挖矿来维持 区块 链 网络的运行。不同于 比特币 和 以太坊 , EOS 基于DPOS共识机制,采用去中心化自治组织,主要通过21个出块节点(Block Producer)和备选节点(Block Producer Candidate)来维持 区块 链 网络的运行。票数前20名的节点直接当选本轮出块节点(即超级节点),剩下的节点中随机挑选出的一个节点,成为第21个 区块 生产者。 EOS 节点选举中,每126个 区块 举行一次投票,每个 区块 间隔时间0.5秒,因此每63秒就会有一轮选举。

虽然DPOS共识机制一定程度上缓解了 “不可能三角”中的效率问题,但公平性和安全性一直饱受质疑,特别是超级节点竞选问题凸显。

1. EOS 节点贿选丑闻

2018年3月, EOS 老猫团队表示,一旦当选就会面向投票支持者进行分红奖励,承诺将50%的可分配收益返还给前50名投票者。此举遭到block.one和国外社区的反对,BM本人和 EOS 纽约社区随后均表示,这样不利于 EOS 生态的长久发展。 EOS 团队负责社区的Thomas Cox直接斥责 EOS 老猫团队的行为不符合 EOS 宪法。2018年4月,“温州帮”在 EOS 超级节点竞选前囤积大量 EOS 现货,以期在投票中占得先机。2018年9月,有媒体爆料,火币疑似与16个候选节点进行互投,其中火币为对方投票数为56300,对方为火币投票达40022。火币官方随后对此予以否认,并声称:火币与文中提及的相关节点并无任何财务往来。

超级节点之所以会出现贿选问题是因为当选超级节点不仅可以获得节点奖励,还将拥有充分的社区话语权。节点奖励来源于 EOS Token发( EOS 每年增发5%,其中1/5作为节点奖励),具体分两种形式发放:一是出块奖励,由前21个节点承担出块任务,享受每年节点奖励(1%)中的25%,一般,前21个节点平分此出块奖励,每天得到326个 EOS (初始量10亿*5%*1/5/365);二是投票奖励,由前21个节点和备用节点共有,按照所有节点投票比例来分配节点奖励剩下的75%。投票奖励只能预估,因为投票奖励虽然按照投票比例分配,但节点领取时间不同,对应的奖励池总量也会发生变化。

因此,利用票选规则拉票贿选就成为了各方候选者竞选成功的捷径(所谓贿选,就是将当选超级节点后每年应分得的节点奖励返还给每一位投自己票的人)。贿选方式有内部贿选和外部贿选两种方式:内部贿选即靠节点间换票、扶持备用节点等手法实现利益最大化;外部贿选方式则通过发行token来奖励投票给自己的节点。

为解决备受争议的“贿选问题”, EOS 曾多次更改超级节点竞选投票规则,目前每个 EOS 都可以投出30票;1 个 EOS 可以投给30个节点,或者只投给几个节点,但不能给同一个节点投超过1票。

2. EOS 节点出现入不敷出

如上文所述, EOS 节点的运行不是通过 挖矿 ,而是依靠 EOS 网络每年的节点奖励。根据 EOS 浏览器eosx.io数据,截至2018年12月26日,前10名的超级节点每日奖励为813~826个 EOS 。第40~50个节点每日的奖励为221~300个 EOS 。火币排名第一位,每天有864个 EOS ,按2018年12月26日 EOS 的实时报价2.45美元来计算,约 2400美元(合计人民币14,402元); EOS 24排名第21位,每天有761个 EOS ,约2114美元(合计人民币12686元); EOS amsterdam排名第50位,每天有221个 EOS ,约614美元(合计人民币3684元)。 

从成本角度来看,采购矿机是挖 比特币 和 以太坊 的主要花费。而 EOS 节点的成本不仅包括服务器成本,还需要承担带宽、基础设施和人工额外成本。节点服务器实际上是一个云主机,包括软件和硬件。以 EOS 官方宣布节点选举时的推荐节点服务器(亚马逊AWSEC2主机x1.32x Large型,128核处理器,2TB内存,2x1920GBSSD存储空间,25Gb网络带宽)为例,一台节点服务器的费用是1小时13.338美元,再加上一台备用服务器,每日运营成本就达到13.338*24*2=640美元。

仅从服务器配置成本来看,前21个超级节点还处于盈利状态,前50个节还处于收支相对平衡,但从第50个节点开始,节点收益会呈现阶梯下降的趋势,出现入不敷出的情况。但如果将带宽、基础设施和人工等额外成本都考虑在内的话,所有节点基本上都会存在一定的运营压力。出现这种局面的部分原因是近期 EOS 价格不断下跌, EOS 价格不能覆盖其成本。

当然,目前竞选超级节点的团队更看重间接收入,即充分的社区话语权。因超级节点拥有 EOS 生态的投票权,对于 EOS 社区的影响力也是毋庸置疑的。下图是参与竞选的eosnewyork团队发布的节点收益使用计划,几乎涵盖了节点生态建设的方方面面。

3.ECAF与申诉人案件沟通缓慢

在 EOS 仲裁制度中,首先由 EOS token持有人投票产生仲裁依据,包括 EOS 宪法、 EOS 争议解决规则和 EOS 仲裁手册。然后,ECAF( EOS Core Arbitration Forum)管理员将案件分配给仲裁员,仲裁员根据仲裁依据对案件进行仲裁,产生仲裁结果。21个出块节点对仲裁结果实施裁决。

仲裁的争议包括:

1)资产所有者主张损害赔偿和要求救济的典型争议;

2)对系统漏洞或账户冻结的紧急干预的请求;

3)利益相关方对 EOS 主链上的数据相关或 EOS 主链相关的请求;

4)来自国外法庭的法律程序的请求。

ECAF设立的目的是向仲裁员提供执行规则和惯例支持,并执行案件,来服务于社区。但随着申诉案例的增多,ECAF因办事效率带来的问题正在凸显。

2018年6月28日, EOS Cannon丢失1281个 EOS , EOS Cannon向ECAF提起申诉,ECAF的仲裁员10月3日才对骗子账号做出“紧急冻结令”。2018年9月14日,Dapp EOS Bet被黑客攻击,随即向 ECAF申诉,要求 BP 们冻结黑客账户。然而黑客账号四天后才被冻结,Dapp EOS Bet损失4万个 EOS 。

ECAF办事效率低下的原因可能有二:一是有限的仲裁员无法匹配海量的仲裁案件,ECAF是自治的仲裁机构,目前主要由无偿志愿者组成,缺乏稳定的收入作为动力支撑;二是ECAF仲裁员只有仲裁权利,没有执行权力,仲裁员做出的裁决需要被21个BP分别审核,即使审核通过仲裁员也没有权力监督BP及时执行裁决,这种情况导致了仲裁结果的执行不力。

在 EOS 社区中,投票是唯一的赋权方式。BP是持币者投票投出来的,而ECAF不是。因此, EOS 治理机制是ECAF出现诸多问题的根本原因。然而,ECAF与BP的权利分配方式保持现状可能是现阶段唯一的选择。因为一起“案件”由一名仲裁员来给出裁决,如果仲裁员的权力过大,对个体的依赖性过大,仲裁员的能力与素质会对判决带来决定性影响。

未来,ECAF市场化或许是解决困境的方式之一。一方面,对不同的服务收取不同的服务费,吸引更多的职业人士加入ECAF,将提高工作效率。另一方面,鼓励更多ECAF类型的仲裁论坛参与竞争,放宽社区成员的选择。

三、 EOS RAM的负反馈机制1. EOS 资源分配机制

ETH 采用GAS资源模式,用户在 以太坊 网络上进行任何操作,需要花费一定数量的 ETH 。这种模式资源分配规则简便,按照市场化方式运作,但同时有存在缺陷,每笔交易都需要消耗GAS,容易导致网络拥堵,高频率DApp应用落地难度加大。

EOS 设计之初对标 ETH ,主要将系统资源细分为网络带宽资源(NET)、CPU计算资源(CPU)、运行内存资源(RAM)。NET、CPU属于占用型资源,用完后可以释放。而RAM属于消耗型资源,用完将不断减少。这三种资源都可以通过抵押token获取。因此, EOS 用户和DApp开发者首先需要购买token,再将token抵押到 EOS 系统账户,才可获取NET、CUP、RAM的使用权。用户持有或抵押的 EOS 越多,在 EOS 系统中能调用的资源越多。

这种资源细分模式的设计思路是实现资源优化配置,兑现白皮书所说的“降低开发者成本、让用户交易免费”的承诺,有一定的开创性。

2.RAM的窘境

传统经济学建立在均衡理论之上,供需影响价格,市场机制调节供需,通过价格机制实现供需的平衡。也就是说当我们对一种资产的需求增多时,资产价格会相应增加,资产供给增加,资产价格则会降低。供给和需求曲线在市场调和下达到一个均衡点,就是图中的红点。但市场均衡并非普遍状态,而是需要某种负反馈机制才能维持。价格上涨,抑制需求,刺激供给;价格下跌,刺激需求,抑制供给,这就是负反馈过程。

最初, EOS 生态用户较少,RAM需求量较少,因此RAM的价格会相对较低,用户只需抵押少量的 EOS 就可以获得较多的RAM。但随着用户和DApp开发者的不断增多,RAM的需求量增加,而从供给侧来看,RAM的总量由超级节点共同投票决定,一旦确定之后,短时间内不会发生大幅度扩增,短期内RAM持有者也没有动机或者激励来卖出他们的RAM,RAM成为一种稀缺资源。因此,RAM的价格就会不断增加,即用户需要抵押的 EOS 就会越来越多。当RAM成为了稀缺资源,就产生套利空间,投资者会在低点囤积RAM,进而推高RAM价格上涨。

目前,RAM的价格采用bancor算法(即RAM交易市场),其核心思想就是根据市场的供求关系决定RAM价格,促进RAM的流动性,抑制早期囤积大量RAM投机:1)大量买入RAM后,相应的token被锁定,既不能流通,也不能抵押出租,将损失 EOS 升值以及租赁带来的收益。2)设置RAM为不可直接转让,必须换回token才能继续交易,并且出售RAM需要0.5%的手续费,这意味着随着RAM价格的升高,手续费也会随之增加。3)随着内存的价格降低,超级节点会提高RAM供应量,这样进一步抑制了囤积RAM的获利行为。

四、 EOS CPU租赁机制

当用户调用智能合约时, 区块 生产者需要根据智能合约地址查找合约代码,然后将代码加载到内存中执行,这个过程需要消耗一定的CPU算力。

用户有两种方式获取CPU:一是持有token的用户可直接将token抵押到 EOS 系统账户,系统根据抵押的token所占全网token比例,分配用户对应的CPU资源。抵押的token不能继续抵押或者出售,抵押锁定期至少3天。二是无token的用户可以从其他用户租赁CPU资源。

根据eostitan.com数据,从2018年10月13日到12月21日,每抵押一个 EOS 可以换取的CPU时间的变化情况如图所示。当抵押一个 EOS 可以换取的CPU时间在1毫秒以下时(也就是图片中纵坐标0-1范围内),曲线的任何微小变动,都意味着CPU抵押价格的大幅变动。

出现CPU抵押价格大幅变动的原因有两个方面:1.CPU囤积、出租行为,CPU通过抵押 EOS 的方式获取,并且抵押的 EOS 可以赎回。在 EOS 抵押和赎回的过程中,用户无需支付手续费。 EOS 生态也允许用户将抵押所得的CPU资源出租给其他用户。2.游戏类DApp快速发展,竞猜类和游戏类DApp持续火爆导致 EOS 主网CPU的资源短缺。

根据 EOS Titan的数据,2018年10月17日, EOS 上操作最频繁的两个DApp——BetDice和 EOS BET,用于抵押CPU和NET的 EOS 数量分别达到224万个和16.3万个。BetDice和 EOS BET为了保证游戏的正常运行,占用了主网过多的CPU,导致CPU资源紧缺,普通用户无法进行转账操作,甚至连账号本身都失活,需要“充值重启”, EOS 网络瘫痪。11月16日,Farm EOS 的游戏上线24小时内,用户活跃量达到1000,交易额达到250万个 EOS ,CPU价格一度达到3 EOS /ms。以3 EOS /ms的价格计算,用户抵押1000个 EOS ,只能换取0.33秒的主网CPU,这也是 EOS 自主网上线以来,CPU的历史价格最高点。

RAM和CPU价格的不断提高不仅会打击开发者的积极性,还会影响到拉新,对于 EOS 生态的长期发展是一个负面的影响。目前,基于CPU资源稀缺性问题,BM提出通过提高效率来增加CPU容量或降低CPU需求,或者应用开发人员编写更有效的合约来减少对CPU的需求等方法。

五、 EOS 生态结构

目前, EOS 用户主要参与的DApp类型主要包括竞猜类(Gambling)、游戏类(Games)、交易所(Exchanges)、收藏品类(Collectibles)、高风险类(High Risk)、市场行情类(Marketplaces)和其他(Others)。

根据DaPRAar数据统计,截至2018年12月14日, EOS 上DApp的数量为206个,竞猜类DApp占了126个,其次是游戏类和交易所类,分别占到18个和17个,场景较为单一是 EOS 生态当前面临的主要瓶颈。其中,日活跃用户前10位的应用有6个是竞猜类游戏,分别是BetDice,Farm EOS ,FunCity, EOS Bet,BETX,Royal Online Vegas 。从单日最高活跃用户数量来看, EOS 上DApp的最高日活为4956, PRA CandyBox表现为最佳。按交易量排名,前五名是:BetDice,Royal Online Vegas,Chintai,Newdex, EOS Bet,其中第一名 BetDice,交易量达11,721,039 EOS 。

竞猜类DApp作为最先在 EOS 上爆发的应用,有其背后的原因:一是目前在 EOS 还未达到很高的速度的情况下,规则简单、操作简单、无需占用过多计算资源的应用更适合现阶段的 EOS 。二是竞猜类DApp凭借着独特的通证经济体系,逐渐形成“赚钱效应”,伴随 EOS 上竞猜游戏收入的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公链引入竞猜游戏,吸引更多开发者加入 区块 链 游戏市场。

此外,钱包作为 EOS 的生态入口,也繁荣了 EOS DApp的发展。自 EOS 主网正式上线到现在,不少团队在数字钱包上积极布局,涌现了包括MEET.ONE等一大批以 EOS 生态为核心的新钱包。

不可否认,竞猜类DApp的爆发提升了 EOS 平台的知名度。未来伴随 EOS 底层基础设施的进一步完善、TPS性能和容量的不断提升,钱包、交易所和其他金融类应用大规模商业落地或将成为可能。

六、竞猜类DApp安全形势

由于资金量大且集中,竞猜类DApp在为 EOS 生态带来极大人气和流量的同时,也难以避免地埋下风险隐患。自2018年7月以来, EOS 平台上部分DApp遭遇的黑客攻击行为,如下表所示:

据 区块 链 安全公司PeckShield统计,截至2018年12月26日, EOS 生态共发生45起DApp安全事件,共损失近74万个 EOS 。Odaily星球日报研究院发现目前被黑客攻击的DApp大多以竞猜类和游戏类为主,攻击的对象主要是 EOS .WIN、 EOS Bet、 EOS Dice等几个头部项目,攻击手法主要是随机数破解、智能合约漏洞以及使用可控的随机数种子等。

此外, EOS 本身也存在机制设计隐患,比如可以替换合约、对开发者的权限限制不足、BP的反映时间长等问题。不过,最近 EOS 发布侧链,BM又推出wasm解释器、扫码登录PC端的DApp,提升了 EOS 整体安全性。

七、总结

尽管 EOS 在技术和治理架构上均有所创新,但存在的各种问题也在一定程度上掣肘了自身的发展。关于 EOS 的生态展望,引力区创始人Ocean廖洋阳曾给出自己的答案: EOS 的设想是多链形态,当 EOS 实现这种形态时,其价值才会真正发挥出来。在 EOS 跨链实现后,未来去中心化交易所就是很大的趋势,它的高性能也为交易所打下一个基础。

八、参考文献

Brent Xu,Dhruv Luthra,Zak Cole,Nate Blakely, EOS :An Architectural,Performance,and Economic Analysis

IMEO研究院, EOS 平台 DApp生态数据分析报告

Token Club研究院, EOS 项目研究报告

链塔BlockData,2018年10月 EOS 平台及DApp数据分析报告

Token insight, EOS 项目评级报告

区块 律动,熊市下的 EOS 节点:我们根本赚不回服务器钱

区块 律动,V神谈 EOS 节点投票,我们必须绕开的阴影之地(附 EOS 节点投票)

碳链价值,权力的游戏:起底 EOS 核心仲裁论坛

链闻看天下,疑似节点贿选文件曝光:暴露规则形同虚设,作恶成本低

耳朵财经,五分钟看懂第一波 EOS 超级节点投票大战

 

致谢(排名不分先后):   

                                            Meet.one 负责人 高峰 

                                            EOS Beijing 联合创始人 孙玉石

                                            IM EOS .ONE 创始人 茶猫

                                            EOS Cannon发起人 楷书

                                            Hello EOS 创始人 梓岑

                                            欧链科技创始人兼CEO 老狼

                                            PeckShield安全团队

                                            AnChain.ai 创始人 Victor Fang

                                            Token Insight 分析师 赵伟

声明:本文来自以太坊网平台用户投稿,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以太坊网-www.1585.com.cn】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若转载请标注文章来源:【当前页面链接】

区块链相关

区块链媒体相关

区块链技术相关

挖矿相关

比特币相关